Updates on Twitter!

- "Legal Mavericks" Week 8: Sat. averaged 19.5 points; Sun. averaged 19.9 points.
- "The Unholy Alliance" Week 1: averaged 26.2 points, peaked at 27.4 points.
- "A General, a Scholar and a Eunuch" Week 4: averaged 26.5 points, peaked at 27.6 points.
- "The Tofu War" Promotional Clips 1-3
- "Nothing Special Force" will air after "Legal Mavericks" on September 24th @ 9:30pm.
- "Line Walker: The Prelude" will air after "The Unholy Alliance" on September 18th @ 9:30pm.
- "The Unholy Alliance" Theme Song MV
- 《跳躍生命線》 "Leaping Lifeline" Blessing Ceremony
- "The Unholy Alliance" Opening Theme Video & End Credits
- "A General, a Scholar and a Eunuch" Theme Song MV
- Priscilla Wong Joining "A General, a Scholar and a Eunuch" Sequel?
- "The Unholy Alliance" Theme Song (Full Version) & Sub Song

follow me on Twitter

Check the side bar for upcoming series updates!


List updated on Tuesday, August 15, 2017.

Friday, November 25, 2011

Shall We Talk: "Cannot Lose, Can Lose" - Ruco Chan

mpw2246_01
mpw2246_02mpw2246_03mpw2246_04mpw2246_05

唔輸得,輸得起 陳展鵬

陳展鵬憑《真相》彈起,首次提名視帝,而不是之前呼聲最高的飛躍進步獎,他頻呼高興:「我不是新人了,仲飛躍進步?」

十幾年曲折的路,怎說都不是飛躍進步,而是漫長摸索。陳展鵬舊身份多多:前港隊乒乓球手、前無綫訓練班學員、前寶麗金歌手、前電影演員、前亞視藝員,都沒人留意,終於終於,三十四歲的《真相》是生命轉捩點。

「每個乒乓球手都是由輸開始,愈輸愈堅忍,但從不會認輸,我們的訓練是,唔輸得,但輸得起。」

他以前的殺手鐧是反手回圈,「入枱闢小路波」,想不到老將耐力強韌,今年殺出重圍。「運動一直鞭策我自己,就是每次投入,擺心機落去,今年好開心,最後成績表無所謂啦。」

犧牲了愛情

《真相》之後,陳展鵬即簽無綫八年經理人合約,他說:「我還嫌短,最好簽十年。」人氣旺,立即有搵真銀的工作埋身,包括到保險公司講talk,分享「鹹魚翻生」勵志經驗,三個月跑數五十萬達標,很多人想學。

「你們認為我彈起,我犧牲了愛情,我很多朋友都結了婚,他們成就不單是事業,還有家庭。」

舊女友是零八年亞姐冠軍姚佳雯,卻因他跳槽無綫搏殺分手了。

「我過了無綫,愈來愈少見,如果同一公司,還會見到,好易知道對方的事,現在見都見不到,我都要為對方考慮,畢竟已適婚年齡,大家傾過,不如俾大家學多點東西,就和平分手,我現在那麼多工作,其實她也很開心,我也希望她找到一個適合的人。」

觀眾看陳展鵬今年才走紅,他說自己過去三年一點也不閒着,三年拍了十多齣劇,是導致和女友分手的原因。

「做這行是自私的,一年有幾個重要日子,情人節、生日、聖誕,伴侶都好想陪我慶祝,偏偏我一定要開工,不能很簡單令她覺得幸福,有時看煙花,在街上凍冰冰攬住都開心,我會因為不想去多人的地方,這麼簡單的要求也做不到,想一起去旅行,要配合放假時間,有些東西不能當眾做得好明顯。」

他零八年回歸無綫,和舊女友一起那兩年多是拚搏期,投訴自然多。

「正常女仔都會埋怨,一年係咁,兩年又係咁,三年又係咁,那麼多藉口,有時拍劇搏殺緊,一個電話也沒有,給她的安全感愈來愈少,好簡單的東西,我也給不到她。」

舊女友捱窮

陳展鵬說現在沒拖拍,但有女友一定不會隱瞞。

「我不是廿零歲偶像派,一個人有感情生活才會成長,觀眾也有鼓勵我。」

他不介意來一次感情履歷檢閱,以前拍過七次拖,兩個是圈內人,其中一些是拍散拖,最長一段關係維持七年,由十八歲拍到廿四歲,就是他由歌手變失業再轉拍電影最霉那七年。

「大家個心鍾意對方,但收入不穩定,做這行好被動,今日有工作俾cash,兩個月後完全沒工開,好大件事,偏偏女孩子早熟一點,希望男朋友賺到錢儲起,我就想賺到錢大家開心,食餐好,不要餐餐捱麵包,她想穩定些,我有時有糧出,有時無糧出,有時不知飛了去邊,令她驚。」

女友的工作是平面模特兒,收入不多,但家境比他富裕。

「我最窮一千元用一個月,怎捱?不出街囉,女朋友AA制,或者在家中煮飯食,我們曾一齊住,有時返屋企食,媽咪煮,有時去她家中吃,她的工人煮。好奇怪,當我逆境時,總有女仔在身邊,當我順境時,反而沒有女朋友。我身邊女友全部不拜金,香港女仔好有義氣,要揀一定揀香港女仔,沒有一個嫌棄我窮。反而經濟稍好時,就會離開我,好像前世欠了我,今世來還。」

這位舊女友與他七年期間,離離合合好幾次,他又找別的女孩拍散拖,證明自己沒問題。

「我很遲熟,才廿五歲,她一直有將問題說出來,但我心想:『你不會打算現在結婚嘛?』時常為這些爭吵。」

最後,真的分手了,女方找到好男人結婚去。

「分開了年幾,我才開始明白女仔想什麼,每次拍拖都有得。」

扮義氣退乒壇

陳展鵬父親是消防隊目(三柴),他在長沙灣宿舍長大,旁邊是消防局,兒時玩意是學消防員沿鋼管滑下來。

自小體育成績好,十五歲入選乒乓球港隊,拿獎學金在體育學院受訓,代表香港到印度參加英聯邦運動會。那是殖民地時代,九七臨近,國內乒乓球員入侵,他未被取代卻自動放棄打球。

「提攜我的教練被迫要退,教練不教我咪走囉,那時我好型,扮義氣仔女,他無得撈,我要撐他。」

他第一次出現於娛樂圈,也因為乒乓球,郭富城做體育之星,到體院拍宣傳片,他被選中伴隨旁邊。

「之後有星探找我去試鏡,有些虛榮,貪玩去拍廣告。畢業後想做藝人,去報演藝學院,要交學費,我不敢跟父親講,他想我像他一樣做消防員,我不想。模特兒公司介紹我讀TVB訓練班,有三千元糧出,很好呀。」

讀訓練班原來待遇也不盡相同,同學吳家樂、陳彥行一畢業就出去主持節目,他不斷都是做茄喱啡。

「日日返去,只得軀殼,沒靈魂的,叫你去那邊瞓就瞓,扮死屍。」

第一次有對白是《笑看風雲》,做鄭伊健的朋友。「兩句對白背了一晚,面容僵硬得像機械人。」

表現差劣,監製導演都看不到他潛質,在無綫那三年都是行行企企,沒有一部令觀眾叫得出他名字。

影圈亂打亂撞

電視沒表現,樂壇卻需要他這種高大、可以包裝成偶像的材料,一次唱K,認識到結他手蘇德華,介紹他簽寶麗金,錄好四首歌,準備出EP,宣傳包裝為「年輕版劉德華」,做商場騷總是買陳曉東送陳展鵬。

但碟還未出,寶麗金改組為環球,他第一時間成為犧牲品。

「他們要跟我解約,我話解咪解囉,又扮型。我一向不會求人,自尊心好強,自細打波比賽不想輸,但經常輸,所有運動員都是這樣,從不會認輸,你睇鄧亞萍,眼神好緊要,你一慌,話俾人聽你信心不夠。」

但之後遭遇令他真的慌了,以為可以靠自己,出去拍電影,怎料金融風暴殺到,影圈低迷,開拍的全是低成本製作,他亂打亂撞,什麼都拍,包括很多人聞所未聞的《我老豆唔係人》、《新羔羊醫生》、《強姦陷阱》。

「那段時間好灰心,寄情拍拖,直頭放棄了工作。」幸運的是有機會拍到黃秋生、劉青雲、張達明、蔡少芬。「秋生跟我說:『你不要再做古靈精怪、變態角色。』但那時沒得揀,好運時全是好東西,倒霉時一個機會都無。」

有段時間他很羨慕繼續打乒乓球的師弟,拿到香港冠軍,還做了教練,月入三四萬,自己仍在捱月薪二千元。

有一次,拍戲遇到黎耀祥,他語重心長說:「返電視台學嘢啦,這是唯一方法,你停了好耐。」

他細想有道理,決定返電視台,但不是無綫,而是細台亞視。

與亞視不歡而散

做過TVB,簽過寶麗金,又拍過電影,去到亞視,怎料一切履歷變回空白。

「頭兩年好唔開心,要和亞視訓練班的新人一齊做,變回完全新人,不可以say no,高層覺得你是乜水?怎向人解釋呢?唯有做好工作,當作一次大洗底,將以前的經歷完全刪除,忘記過去,放眼目前。」

最不開心的是出來見傳媒,兩個電視台的人都有,亞視人永遠是透明。

「大家同一個圈,只是公司不同,原來出到來,傳媒當你完全隱形,好悲。」電影首映,沒人拍照沒人訪問,他只好躲在廁所等開場才出去。

亞視劇少人留意,有一部《愛在有情天》,他和陳秀雯演情侶,年齡相差十五年,卻要扮年紀相若,他學懂把自己演得成熟一點。來到無綫,配襯比他年長的張可頤,無人覺得突兀。他在亞視的「代表作」是在日本浸溫泉露半邊屁股,現在仍為人津津樂道。

「日本溫泉不可以穿衣,那次是親身體驗,拿條毛巾遮掩不知想點,不如cut正那個位,沒有裸露,個feel又舒服。」

在亞視他的經濟已穩定下來,零三年在藍田匯景買樓,零七年出售賺了七八十萬。令他有離意,是亞視高層變動頻繁,演員無所適從。

「很多老細變動,合約調來調去,我做的騷無端端六折支薪,半年沒工作,公司好有問題,令我心灰意冷,後來發生了衝突,亞視說要雪我三個月,其實我已解約,真係好亂,那就bye bye。」

無綫跟他一早已有聯繫,離開亞視一個月,已有節目在無綫出街,舊公司也被他嚇倒。

時來運到,《真相》用他演大狀,他十多年前去喝酒已認識清洪和他的徒弟龍宗瀚(林黛兒子),「識到好多律師、師爺,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。」

熟男

陳展鵬說話字正腔圓,適當時間有鼻音,給人感覺頗舊派,不像他真實年齡三十四歲,但優點是吸引成熟女觀眾,《真相》的型仔大狀有市場。

「現在一般女仔希望找個成熟一點的男仔,希望付託他身上,不是要湊佢,這個角色成功的因素是好貼市場。」

他順勢推銷自己是一個懂得照顧女性的男人,家頭細務難不到他。

「我識煮飯,鑽牆、裝板、拆櫃、整電器我都識,我在小康之家長大,自細阿爸教我用電鑽,洗衣機駁喉、雪櫃後面的喉管我識弄,電器掛牆、裝喇叭線我都識,以前窮過,慳得就慳,給人一百元,不如自己搞啦。」

視帝他未必好恨做,言談間卻流露渴望成家立室,這也是他和很多無綫小生的分別。

Personal Note: Was waiting for Ruco's 'Shall We Talk' interview! :)

Also like Ruco's precise enunciation! :D

*Credits to mingpao and tvbchannel

1 comment:

  1. I really hope TVB cherishes Ruco and he continues to get good characters to play. He's come a long way to establish himself as an actor. I suppose he has had a rough time in the earlier years of his acting career that made him a better actor than most of the siu sangs right now who just shoot to fame because of over promotion. I enjoyed reading this article, it had something "different" from the past ones I read.

    ReplyDelete